扛猫的阿亚

随心随意

这样一点,那样一点

我的LOFTER什么都有

初雪



神树x降临(拟人)









昨夜下雪了。



家里的孩子们都欢呼着趴在窗口张望。年长点的哥哥们有一搭无一搭地回应着崽们兴奋的叽叽喳喳,开了几罐啤酒,盘踞在地毯上聊天。



“这是今年第一场雪诶。”



“听黑煤球们说啊,初雪的时候和喜欢的人表白,就会永远在一起。”



For Forever用胳膊肘怼怼旁边的寒鸦,笑嘻嘻地凑到他耳边出馊主意:“你去年不是跟蜉蝣表白失败了嘛,趁现在再争取一把,万一成了呢!”



寒鸦手里的易拉罐“咔”地一声被捏扁了。



笑闹声里,微光一边把小疯子从窗台上抱下来,一边关严了被他扒拉开的窗子。一扭头,就看到了一旁发呆的降临。虽然出世才一年多,降临已经成长到少年状态,比起火娃小疯子那些蹦豆儿们成熟了不知多少。



“降临看着点弟弟,我得去阻止他们拆家…”

“好。”









降临牵着小疯子的手手,出神地盯着外面飘飞的雪花,风势渐渐小了,能看清雪片在街灯的暖光里缓缓地下落。光秃秃的树枝上,铺满落叶的草地上,还有小兰的车前盖上都铺了一层纯白。



降临也是第一次看到雪。



虽然在自己诞生之初的梦境中,降临已见过了四季更迭,梦里有仲夏的熏风,有初冬的绒雪,还有鸟兽的低语,有文明的颂歌和悲泣……但一切都朦胧而遥远,只存在于他尚且模糊的概念之中。天地仿佛一片暧昧不清的混沌,是耳旁编钟似有若无的旋律引着他拨开混沌,开辟一个新世界。他迫切地想要挣脱梦境,迫切地想要扑进这美好的繁荣万象之中。



降临永远记得,降生的那天,自己满怀着万物萌发的喜悦睁开双眼的一刻,所见的那片万点灯光织就的海洋。来到人间后,他终于得以真实感受梦中的种种光景。



降临忽然转身环顾屋内,想和自己的新伙伴分享初雪降临的喜悦,但却不见那个人的身影。



“神树呢?”



“太阳落山时他就回房间了。我刚叫他出来看雪,被婉拒了。”



地球之盐刚好捧着一杯热茶下楼,有点担忧地望了一眼楼上。今年新降生的孩子里,神树的性格格外忧郁,眉眼间似总带着化不开的悲意。他降生时没有幼年的形态,属于少年的骨架清瘦修长,甚至比大他一岁的降临还高些。



这种情况非常少见。



虽然成长速度各不相同,但家里的孩子大部分都是以人类幼年形态诞生。没有幼年,代表他们的创造者寄予他相当沉重的责任。在这里的每个孩子,降生时都拥有一个独属于他的梦境,梦中潜藏着创造者的希冀,也隐喻着他们存在的意义。



除了降临,神树没有向其他人透露过自己诞生之初的梦境。











降临回忆起神树对他说过的话:



“我的梦里只有无尽的寒冬和废墟,大地震怒,将一切粉碎摧毁。”



降临不知道地震和海啸是什么样子,但他明白神树所背负的,比自己背负的沉重的多。可为什么呢?创造者说他和神树像阴阳相生的关系,他们应该是密不可分的兄弟,为什么要让神树一个人背负这么沉重的东西呢?



降临咬咬嘴唇,噔噔噔地跑到楼上,去敲神树的房门。



“谁?”

“神树,是我。”



门那边没有了动静。



“你还好吗?是不是因为下雪,你……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

降临杵在门口不愿走,过了一会儿,神树像是知道他还在门外似的,轻叹了一声。



“那些声音又来了……脑海里像有几万个声音在哀鸣,我需要自己静静。”



“我陪你!”



“别担心,我能应付……去睡吧,降临。”



他的语速缓慢,但每个字都坚定无比,降临就莫名被这轻柔的声音说服了。在自己的房间,降临翻来覆去睡不着,干脆拉开窗帘坐在窗前看雪。积雪映射着天光,把冬夜映得明亮了几分,雪色投射在降临温和秀气的眉眼上,窗前的人仿佛融入了静谧的雪夜之中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唇角忽然勾起一个弧度,眼中忧虑的神色一扫而空,搓着冷透的手脚钻回了被窝。











第二天,崽们兴奋的尖叫声早早唤醒了众人,降临下楼吃早饭时,微光和寻已经带着崽们去院子里玩雪了。他不动声色地扫视一周,没有找到神树的影子。其他兄弟也在餐厅和客厅吃早餐,降临故意磨磨蹭蹭地吃,直到大家都离开了,神树才套着睡衣裹着条毛毯慢悠悠地下楼。降临盯着他瞧,神树精神不错,还笑着跟降临说早安,但他的眼下泛青,显然没睡好。



“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,不出去玩雪吗?”



神树端来自己的那份食物,坐在餐桌另一边,好像刻意要跟降临保持一段距离。



“不去,我要和你一起。”

“喔?”



被对方直白的发言惊讶到,神树抬眼看了看降临,用一块培根掩饰嘴角的笑意,



“随你。”

“你快点吃,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讲。”

“?”



在降临的目光催促下,神树只好草草解决早餐,刚放下叉子就被拉着上了二楼的阳台。这个封闭式弧形阳台略略探出屋体,能俯瞰下面的花园和草地,由于整座房子地势高,从这里还能望见小镇的中心广场和热闹街道。早晨的阳光柔和地笼罩着一切,枝桠、草地、挤挤挨挨的红色屋顶,都覆着一层蓬松的雪。



神树碰了碰面前的玻璃,冰冰的,和梦里一样。可映入眼中的光景为何如此明快动人?他看见小镇里黑煤球在堆雪人,楼下小疯子和小爱追跑着打雪仗,两个娃头发上睫毛上都是雪沫,脸蛋都冻红了,可笑声却阵阵传来。



奇怪。



梦里大地冰封万里,杳无生机,神树只感受到冰冻入髓。他颤抖着,已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;他困守在巨树之巅,祈祷、控诉、呐喊全都无济于事。泪水凝冻在眼眶,被他发狠地抹去,他身体里封着一股执拗的力量,不肯屈服。



为什么?



那幽灵般的白雪,此刻却收敛疯狂,被塑成憨态可掬的模样。



“神树?”



他一个激灵,被身旁的降临拉回现实。降临把他发凉的指尖拢在手心,目光沉静温柔。



“我们的创造者说过,这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相对的。有战争也有繁荣,有邪恶也有正义,有悼亡也有新生。万物相对相生,循环不息,就像我们。”



降临垂眸低语时,眉目柔和得难辨雌雄,他背对着窗外,晨光为他描了一圈淡淡发光的轮廓。



这少年仿佛神袛。



“我会陪着你,去看这世间美好的一切。等看腻了,我们就回家,一起等每一年的初雪,”



“好不好?”











神树定定的看着他,眼神里的暗潮翻涌复又平息。降生后一直梗在胸口的郁结,似乎因为这个少年在慢慢消散。



降临见他眼神缓和了,却像个木头似的半晌没反应,故意使坏,转身扭开了窗子。冷风猛地灌进来,吹得两人都是一哆嗦。









自己穿得那么薄,还开窗来冻我,缺心眼吗?



无奈地笑着,神树解开自己肩上的毯子把降临裹了个严实。又趁着降临被裹住无法反抗,从背后将他抱了满怀。



他把下巴枕在降临肩上,柔软的发丝蹭着降临发红的耳朵和脖颈,轻声道:





“好啊,说定了。”









初雪时许下的约定,永远都不会更改。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

躲在拐角的地球之盐和for forever默契地相视一笑,悄悄下楼封锁了所有上楼的通道✅


年末了,祝自己一切安好,积极生活!


摆拍技能修炼Lv.1/999


新的开始,新年快乐♪٩(´ω`)و♪要加油啊

洗了澡,晒太阳☀
最爱她的蓝眼睛啦

小白菜啊,地里黄啊,屋里冷啊,小手儿冰凉。
喜欢给三十儿拍大头照hhhh她胖了呢(⑅ↁ́ᴗↁ́⑅)

哪里有新洗的衣服,哪里就有喵

WiFi终于修好啦✧*。٩(ˊᗜˋ*)و✧*。
天儿热,晾晾肚皮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