扛猫的阿亚

随心随意

相契

神树x降临(拟人)

 

庆祝双生曲音源发布٩(⁎ ́ი ̀⁎)۶:.✧

大概是正式加(jie)冕(hun)前树树开专机来接临临的小故事

 





前夜刚下过雨,空气清润,阳光泼洒。

 

降临又深又缓地呼吸了几口,轻轻叩了叩窗棂,“久等了。”

 

“准备好了?”窗外比平时多了一墙蜿蜒的藤蔓,神树攀着柔韧的枝条,听见响动便转身查看。看见降临的时候他先楞了一秒,随即舒展眉目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。窗内的降临换好一身素色袍服,刺绣的缤纷花朵沿衣襟向上蜿蜒绽放,大地的宝石点缀他的脖颈和耳垂。他轻轻取下头上缅栀子编织的花环,探过身戴在神树头上。纯白的花瓣轻轻颤抖,亲吻着他的发丝。

 

神树注视着降临的眼睛,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。而降临从善如流,一步踏上窗沿便毫不犹豫地向前扑去,落入那个浸透草木香的怀抱。神树一手稳稳接住跃出窗口的人,一手抓紧不知何时开始疯长的枝条。他昂首向天空,眼中沸腾着兴奋。

 

“欢迎来到新世界。”

 

地下像有巨蟒潜行,泥土翻涌,藤蔓缠绕虬结成大地的臂膀,擎着他们向远方疾行,向天空生长。地面的景色缓缓展开,灾难过后的疮痍仍触目惊心,但新芽正在蓬勃繁衍。风呼哨着扬起他们的衣袂和发丝,降临忽然想起第一次见神树的时候,那会儿他也是站在高台之上,摄人心魄的巨响砸得人喘不过气来。他忍不住紧了紧挽着那人的手臂,仰头贴上去想在神树耳边说什么。神树若有所感,配合着他低头,安抚的词句被揉碎在风里。

 

然而降临什么都没说。神树只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喷在耳朵上,紧接着耳垂就被咬了一口,他盛装打扮的兄弟像个活力十足的小兽在他颊边和颈窝蹭个不停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发泄一点盈满胸腔的快乐。

 

快乐,降临感到这股鲜活的情感发着烫地流淌在四肢百骸,他不想费力梳理脑海中支离破碎的言语,只想本能地贴近,再贴近。

 

神树按住这乱动的家伙,在热烈的阳光里眯起眼睛。降临身上的宝石闪着惑人的光,不止宝石,每一缕裹身的丝线,每一根颤抖的睫毛,每一寸柔软的皮肤,在神树眼里都如长夜尽头暗涌的曙光,神圣又温柔。神树虔诚地吻降临的额头、眉心、鼻尖、嘴唇,含住两片柔软亲昵地啃噬。

 

巨树在残垣和焦土上静静伫立,华盖投下的光斑里有白色野花随风摇曳。春日湿暖,傍晚或许有一场绚烂的蜉蝣婚飞。

 

至此,轮回的机关契合,因果更迭,万象新生。

 







别问为什么没有对话,问就是风大,听不清

评论

热度(2)